熱門連載小說 表小姐-第二百三十章 賜婚讀書

表小姐
小說推薦表小姐表小姐
上梁不正下梁歪。永城侯自己就有些欺软怕硬,捧高踩低,就不要说身边服侍的人了,有样学样的,平时要体面,看着藏得还挺好,时候长了,难免露出几分来。
太夫人都被自己的儿子嫌弃了,何况那些下人?
大家听说也就听说,没谁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去安抚她,更有好事者把这些话原封不动地都传到了侯夫人耳朵里。
侯夫人心里一动,把这话又传到了永城侯耳朵里,还道:“母亲这脾气,也太急躁了些。我这做儿媳妇的不好说,也只有您能劝劝了。
“当初人家来永城侯府的时候,你们没有正经的认个亲。如今人家歇了高枝,母亲就想着要认亲了。真的把懿旨下到了我们府里,我们府里怎么接?以什么名义接?对外又怎么说?
“是不是要把当年的事都说一遍?
“老侯爷的颜面在哪里?
“你们这些做兄弟的当时在做什么?怎么也没有给小姑奶奶说句话?撑个腰?
“那时候您和两位叔叔年纪可都不小了。”
永城侯听着,额头冷汗直冒。
宗室的子嗣要上玉碟,功勋之家有爵位要继承的,子嗣也要报吏部一声的,混淆血脉,要是追究起来,也是可以入罪的。
如今朝堂上形势复杂多变,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永城侯府。平时犯点错可能也就是被皇上斥责几句,现在犯了错可就不好说了。
他忙道:“这件事你先压下来,别让人乱说。我心里有数了。”
这就是说会管管太夫人这张嘴了。
侯夫人满意了,安安稳稳地睡觉去了。
永城侯则第二天一早就去了玉春堂,之后太夫人就“病”了,而永城侯和太夫人的关系越发疏远了。
侯夫人装着不知道,悄悄地打听永城侯都和太夫人说了些什么。
过了几天潘嬷嬷才打听到,说是永城侯劝太夫人不要多管闲事了,当年事大家心里有数,以后就当亲戚来往就行了,没必要非要那排场。谁知道却被太夫人骂了一顿,说家里弄成这个样子,都是他这个做大哥的没有做好表率。
“侯爷气得不行。”潘嬷嬷低声地道,“回到书房砸了好几个茶盅。太夫人年纪越大,这说话就越发随心所欲了。”
侯夫人才不管这些。
早年太夫人当家,她那是毕恭毕敬的,可太夫人行事太没有谱。若说从前孩子还小,她顺着就是了。可这些年,她越是顺着,太夫人就越不好服侍。这都是小事,问题是先进门的两个儿媳妇,如今也受了影响,以后这家风可怎么得了。
为了孩子,她也不能任由太夫人乱来,得让太夫人安心安意地歇在玉春堂才好。
还好王家表小姐进了府,不然有些事可真不好办!
侯夫人想着,就去了柳荫园,问王晞这边有没有什么要帮忙了,还拉着她的手道:“六条胡同离这儿也不远,你有空了就回来玩。”又道,“好在是你三姐姐和四姐都嫁得不远,你们也要多走动才是。”
能这样安安稳稳地从永城侯府出来,王晞觉得已是难得,但和常妍来往,大可不必。不过她还是笑吟吟地应了,等到了正月二十就开始搬箱笼。
太夫人气得不得了。
王晞知道后,派了个丫鬟去跟韩氏的丫鬟嘀咕:“那么好的院子,王家小姐走了,也不知道便宜谁?”
韩氏一听,立刻上了心,在太夫人身边尽心尽意地侍了几天疾,就传出了王晞走后这园子会给韩氏和常三爷住。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
侯夫人还有两个儿子等着结婚呢!
几房掐来掐去的,王晞暗中窃笑,搬去了六条胡同的宅子。
那边是王家帮着置办的,那更是处处都按着王晞的喜好来。进门那一蓬迎春花趁着春日开得灿烂,明艳逼人,旁边的西府海棠更是红艳艳的,喜气盈盈。
“这花匠不错。”王晞赞道。
王嬷嬷立刻道,“是大掌柜找的人,以后就在府里当差了。”
王晞不住地点头,重新打量了一遍这个三间正房带两个暗间、两个厢房的院子。
她的小厨房很快规整好了,暖房的宴请就是她们做的。
得了信陆玲等人纷纷送了贺礼过来。
陈珞的是一对尺高红珊瑚摆件。
王晨摆在了王晞的厅堂。
超棒的都市异能 表小姐 愛下-第二百三十章 賜婚推薦
接着宫里的懿旨就来了。
王晨代表王家接了旨,两家开始正式商讨起婚事。王晞则把自己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写了信告诉了吴二小姐。
陆玲和刘少奶奶等人都来参加了她的小定。
长公主府送来的金钗小巧玲珑,只有十八两,做工却极为精致,万事如意云卷纹的钗头,用锉金的工艺切割成不同的阴阳面,让那金钗比普通金钗更亮了几分,也更立体显目。
来给王晞插钗的居然是年过六旬的临安大长公主。
她一边把金钗插到王晞乌黑浓密的青丝间,一边笑道:“没想到我临老了,还被宝庆派个这样的差事。这姑娘可真是漂亮。不要说宝庆了,就是我,也稀罕。”还夸那金钗,“倒不像别人家,也就是图个喜庆,这个平时也能戴,倒是用了心。”
来参加插钗礼的人都呵呵地笑,觉得这小定实在是有面子。
之后王家的答谢宴也不简单,山珍海味不说,一碗杏仁奶皮酥的甜点让女眷们纷纷称赞,还有问做法的。
永城侯的女眷都来了,却是作为姻亲而不是亲戚,单独坐了一桌。
侯夫人等望着正席和清平侯府等人笑语殷殷的临安大长公主,心里很不是滋味,回去的时候三太太和侯夫人道:“难道我们就这样算了?不认回王家表小姐吗?”
“要是你,你愿意认回来吗?”侯夫人叹气,反问三太太。
这话她也曾经私底下同侄女潘氏说过,侄女也是这样反问她的,她这才收了认亲的打算。
好在是给永城侯府女眷的时间不多,进入二月,她们就开始忙着常凝几个的婚事了。
王晞也慢慢地习惯了六条胡同的日子。
她一大早给王晨问过安之后,兄妹俩会在一起用早膳,后之王晨去铺子里或者是出去办事,王晞则在家里收拾她的陪嫁,中午的时候王晨不回来,但陈珞也搬到了隔壁,常常会从后门溜进来蹭饭吃。下午王晞或者是趁着春光还好的时候晒晒太阳,画个画,逗猫喂鸟的。到了晚上,王晨没有应酬的时候兄妹俩会一起晚膳,再各忙各的去,有应酬的时候王晞则一个人用晚膳,陈珞倒是从来不来。
但再晚一些,等敲了二更敲,陈珞反而有时会来见她,或是带了新鲜出炉的小食,或者是带了外地的瓜果,或者是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儿,而且很神奇的从来不曾和王晨撞见过。
王晨心知肚明,见两个还像小孩子似的,手也不曾拉一个,王晞又得了他的东西就高兴,他更不会去挑明了,只派人看着,随他们闹腾了。
等过了二月二龙抬头,先是常凝那边来下小定,接着是常妍和常珂。
常凝那边比照着常家大小姐常露,常妍则是比照潘小姐,到了常珂这里,比照的是王晞。一个中规中矩,一个热闹喧嚣,一个很有排面地请了清平侯府的侯夫人来插的钗。
太夫人脸色不太好看,问侯夫人:“那温家什么时候和清平侯府的关系这么好了。”
侯夫人巴不得三房压二房一头,笑道:“温家毕竟和江川伯府有旧,江川伯和清平侯府关系很好,请了他们府上的侯夫人来插钗也是人之常情。”
在太夫人看来,温家应该请襄阳侯府的人来插钗才是。
不过,这是姑爷家的事,她不可能管到姑爷家去。
等到这边下了聘,宫里也热闹起来。先是淑妃被放了出来,接着三皇子和五皇子提前启程去了藩地,四皇子也被封为了宜宾王,会在五月和谭四小姐成亲,然后就藩。
王晞惊奇道:“是去宜宾吗?那离我们家还挺近的。”
陈珞此时正在王家蹭午饭,听了不以为然地道:“又偏又远,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不过,四皇子能去就藩,庆云伯可是下了一番力气的——宁嫔那个族兄严皓,只被免了官,回乡种田去了。说不定再过几年就起复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丝厉色。
原本以为他从中推波助澜,庆云伯死死地捏住严皓的脖子,最终庆云伯还是不愿意和皇上翻脸,退了一步。
皇上封了四皇子,让四皇子去就藩。
可就算这样,宁嫔身上毕竟有了污点,想做皇后是不可能了。
就看皇上有没有这个狠心杀子了。
还是一杀杀两个健康、成年的皇子。
他觉得除了警告大皇子一声,也应该提醒二皇子注意一下七皇子了。
七皇子过了年好歹也有十六岁了,宫里的孩子懂事更早,他不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觉得他能坐上那个宝座吗?
陈珞打定了主意,就不叫王晞操心这些了,他问她:“你大嫂什么时候到?是先到通州码头吗?会不会行程有变?”
他作为王家新晋的姑爷,肯定是要陪着大舅兄王晨去接人的。
王晞也正为这个忙着,她笑道:“我大哥说最多五天,她就该到了。这边的房间、仆妇都安排好了。就看长公主什么时候有空,我嫂嫂好去给长公主问个安。”
定了亲,就是正经的亲家了,王晞嫂嫂来了京城,肯定得去拜见长公主。
陈珞道:“你放心,不管你嫂嫂什么时候过来,我母亲肯定都有空。”
重视这个亲家,那就什么时候都有空。
王晞颔首。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