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乞活西晉末 ptt-第七百九十九回 漠北迭變展示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华历八年,十月初八,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蒙兀残军的营盘内,满满都是此起彼伏的鼾声如雷。接连六七日时间,不是征战就是赶路,昨夜还闹了一阵逃兵事件,直令可怜的蒙兀儿郎们身心俱疲,便是处境维艰,也无法阻碍每个人的向睡之心。炬火几点的映衬下,也就剩下数十名足够坚忍尽职的精锐族兵,犹在顽强的睁眼警戒。
“吱嘎嘎…”与之同时,五里之西的赤牙营地门户大开,三千联军骑卒随之鱼贯而出,些许的声响在呼呼朔风中几不可闻。于营外略一整理之后,他们便在赤班等人的低声喝令下,趁着暗夜遮掩,缓骑而行,悄然摸往东方的蒙兀营盘。
“咻!咻!咻…”只可惜,行至半程,黑暗中忽有响箭破空,并接连次第的向东传递,转眼便在蒙兀营地内引发了更为高亢的鸣锣声响。不消说,赤牙队伍是被蒙兀人设在营外的暗哨给发现了。
“弟兄们!各按部署,冲啊!”暗夜中传来赤班的一声怒吼,三千骑卒立即齐齐加速,提前露馅虽然出乎意料,却未令赤牙联军产生任何慌乱。渐趋轰鸣的蹄声中,他们兵分数股,或直面突击、或侧夹包抄、或外围拉网,浑一副有条不紊。
其实,与其说赤班一众今次是打算摸黑偷营,不如说他们本就是根据逃兵提供的敌营情形,意欲来一次强袭突击。毕竟,大军对战之际,没几个对手会傻到轻忽生死而放弃警戒,只有那种小白指挥官,才会一门心思的美梦着直入敌方大营,从而丝毫不考虑稍逊些的突击预案。
“隆隆隆…”奔马疾驰下,两三里的距离压根不算距离。待得赤班所率千五主力杀至敌营西门,营内的鸣锣不过才半盏茶时间而已,不少深度睡眠的蒙兀军兵,甚还不曾醒来。就是醒了,久乏得歇的蒙兀族兵,其身体也无法快速转入战斗节奏。
最可叹的还是蒙兀人草草扎就的所谓营盘,基本就是间隔数丈的木桩加上横拉的绳索构成,纯粹的样子把式,最多圈圈战马而已。赤牙联军只需随便择地砍断绳索,便可溜弯般的随地杀入其内。
由是,一场虽被敌方提前察觉警报的突击,依旧打出了摸营偷袭的效果。顺利冲入敌营的赤班等路人马,所需者仅是肆意砍杀迫降那些兵甲不整且毫无组织的蒙兀人。更有提前安排好的某路赤牙军,在第一时间夺占了蒙兀人的马厩,令他们连不战而逃的机会都被剥夺。
“降了!我等降了!别再杀啦!”营盘中央,几名方脱梦境的蒙兀千夫长眼见势不可违,纷纷丢下兵器,其中那位年长稳重些的还不死心,对着率众杀来的赤班叫道,“赤班大头领,我等降了,您昨晚令人传来的承诺可得兑现啊。”
“哈哈,兑现承诺?”赤班嗤笑一声,继而冷声斥道,“某此前承诺是对主动投靠者而言,适用于昨夜主动离营转投我赤牙营地之人,他们皆可直接成为我赤牙部落的仆从民。至于尔等,只是被迫乞降的俘虏,只能从奴隶做起,要怪的话,只怪尔等太过贪心,不舍既有私利,却害得寻常蒙兀族兵随尔等一道受苦!”
“你!你…”千夫长们不禁悲愤交加,却不知也不敢如何斥骂。而下一刻,他们更是颓然发现,那些与他们同样跪地乞降的寻常蒙兀人,本该紧紧围绕在他们周围的部落同泽,大多已向他们投来了抱怨甚至憎恶的目光…
天色放亮之时,这一场摧枯拉朽的战斗已告收尾,战力士气的巨大悬殊带来的是战斗场面的毫不激烈。除了乖乖投降之辈,最后的两千蒙兀残军,死伤不过二三百,而失去黑夜的掩护,大量战马又被赤牙联军先一步掌控,令得逃脱的蒙兀族兵更不足百人。
就此,这一区域的原霸主蒙兀部落,算是彻底覆灭,也再不能给取代它的赤牙部落留下外部隐患。当然,哪怕蒙兀部在各种招数下冰消瓦解、人心离散,可赤牙部落以蛇吞象之势吞并蒙兀,想要完全消化也并不轻松。
是以,夜袭战过后,赤班旋即将俘虏中的中高层胡将,乃至此前劳作中表现抵触的数百名蒙兀奴隶,悉数押至山间营地独立关押,直待开春之后,如同草原常见作法,用之交换一批其他部落战争所产生的,更易驯服归心的奴隶。
再一次粗暴排除不稳定因素之后,赤班又从山间营地掉来了大部分故有的赤牙部众,混入赤牙新营地以加强同化,同时,他打发走了特战军兵与牛慕斯部落,并在大雪落下的前一日彻底封闭了赤牙营地。沿袭四阶政策的诸多成法,赤牙部落的消化壮大只是时间问题,而没有强敌打扰的一冬时间则正应其时,当然,这也正是赤班等人此番选择冬前大举发动的主要考量。
期间,十余支本属蒙兀附庸的中小部落队伍陆续赶来赤牙营地之外,是增援蒙兀还是趁火打劫不得而知,总计兵力也能有个四千人,怎奈蒙兀已灭,没了主心骨,更有赤牙部轻取蒙兀部落的赫赫凶威,由是,援军自散,危机自解,大多部落立马将这次来犯更改为对赤牙部落的拜访,部分小部落甚至在牛慕斯的影响下,直接改头换面,将赤牙部认做了新的带头大哥。
自然,有识相改换门庭的,就有不识相念旧蒙兀的,也有首鼠两端的,更有野心爆棚的,终归新上位的赤牙部落表面实力不如此前的蒙兀,地位不会那么稳。赤班等人已在衡量周边各中小部落的态度,收集情报,挑好柿子以待开春来捏,而届时的一场场胜利,也可为一冬磨砺的赤牙军民,补上浴血淬火的升华一步,此乃后话不提…
事实上,非但赤班等人的赤牙部落,也非仅曹淡的这一支特战军,在这一个冬前时节,凭借两三年的蓄势,华国多支大小不等的力量在漠北各处不约而同的骤然动作。最直接的便是规模不等的部落兼并战争,此外也不乏代理人夺权,马贼兼并,甚至打草谷等等不一而足,从而令得年年混乱的漠北今年特别乱。
当大雪纷纷扬扬淹没漠北的时候,总计两个万帐以上的大型部落,三个三千帐以上的中型部落,以及十数大小不一的小型部落,已然以诸多合情合理且互不相关的形式,落入了华国的掌控。只怕开春之后,野蛮嗜血却又懵懂质朴的漠北儿郎们,会因身边世界的变化之大而头晕脑胀吧…
且不说纪某人在漠北一隅的布局落子,万众期待的登基之后,酬报各界从龙之功才是他所不可或缺的首要事务。出于藏富于民以休养生息的目的,纪泽不吝让出大量财富和土地,很大度的宣布,华国各地将减免税赋两年,新进的关中和青徐诸州则等到私有化之后延期执行。其中,普通农税与农贸商税全免,普通商税减免五成,而关税、奢侈税以及各类递进税等等也将返税二成五。
都市小说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七百九十九回 漠北迭變相伴
非但如此,纪某人还如当年称王时一样,来了次功勋点全民大派送,所有公民、平民、从民,每户皆一次性加派二十点社会功勋点,直接令二十多万户华国公民得以提升了各级民爵,也令五十多万户平民得以直接升格公民,还令近百万的温驯从民得以升为平民;由此也对华国来了次等阶比例的大调整,藉此促进内部民众基础的更加稳定。
惠及常人乃至照顾先进的普天同庆之余,纪某人自然不敢忘了从龙之臣,加官进爵乃是必须。他一举册封了十二公四十八侯,伯子男与勋爵合计更有近万之数。
不过,相比对肱骨之臣的慷慨封赏,纪某人对自家的皇族册封依旧谨慎甚至刻薄,除了纪庄、纪铭、记斐等确有功勋的纪氏肱骨被稍许加重了封爵,但凡无甚功勋的纪氏族人,纪泽此番皆未因为血缘加以册封,且皇族爵位一样执行功爵法的递降。而皇族子弟预想担任公职,一样需要走华国正常的噤声程序。
对于万众关注的太子册封,纪某人此番依旧悬而未决,却是出台了一套专事皇室管理的法律条文加以规范。其中,纪泽限定了皇帝的任职年限(25年)和最高年龄(65岁),也限定了每名皇帝可以册封子嗣的王爵(不含太子4名)和公爵(8名)数量,还限定皇族子嗣非成年不可封爵。
为保封爵皇族的足够贤明,纪泽特别设立了一份包含所有皇子和王子在内的功勋排行榜。皇帝意欲册封太子亦或王公,其人选务必在排行榜的限定名次之内,譬如前三名的皇子或王子方可提名为太子,而皇帝若有不测,头名则为默认太子。如此虽仍无法万全亦或公平,却可杜绝晋惠帝那等白痴皇帝的上位。
根据条文,纪泽还单独设立了一个隶属内府的皇族事务委员会,管理宗庙祭祀、皇族册封、培养发展等等事务,依旧奉行着公权大于皇权的原则,皇族委员会无权干涉具体的华国军政,仅在贵爵参议院中保有固定席位,以体现皇族利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