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267、關鍵血痕分享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进屋就进屋,我还怕你个小警察不成?”何文强是跟顾晨杠上了。
顾晨说话好像也没怎么客气。
这反而让一旁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颇为尴尬。
要知道,顾晨可不是这种性格的人。
尤其是对于这种孤寡老人,那说话向来客气。
但今天是怎么了?难道真如顾晨所说的那样,小偷根本不存在?全都是何文强自己在捣鬼?
来不及多想,大家也都跟在身后,一起返回到刚才的房间。
此时此刻,何文强看顾晨的眼色都变了。
如果说刚才还有些客气,哪怕是装的,可现在的何文强,脸上挂着的全是愤怒,似乎有些愤愤不平。
顾晨则是不为所动,云淡风轻的问卢薇薇:“卢师姐,现场的照片都拍了吗?”
“拍了,全都拍了,每个角度,每个细节都有,我办事,你放心。”
作为顾晨的老搭档,卢薇薇向来就是这么自信。
她知道顾晨要的是什么。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颇为满意。
随后将自己的白手套拿出,戴在双手之上,嘴里也是喃喃道:
“既然卢师姐已经取证完成,那我就来还原一下现场吧。”
话音录下,顾晨将一直塑料制品拿起,放在右侧的木架上,又将右侧一处角落位置的瓷器,重新放在左侧位置。
与此同时,顾晨扭头问大家,道:“你们现在看看,现场情况有何不同?”
“呃……”卢薇薇咬着手指,也是若有所思道:“如果按照顾师弟这么摆设的话,好像也有点道理的样子。”
“你归位的地方,似乎跟其他物件比较匹配。”
“那就是说,我根本没摆错位置对吧?”顾晨这一次,直接问的是何文强。
何文强满脑子怒火,但顾晨刚才这两下操作,也的确摆对了位置。
于是默默点头,也是同意着说道:“没错,是这样摆设。”
“那就奇怪了。”顾晨拿起刚才那件塑料物件,扬在手里道:“一个塑料制品,落地之后都会有残损,可是这具瓷器却没有,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感觉顾晨也是有些大惊小怪,何文强直接反驳道:“瓷器落地发生碰撞,是会造成动静的,万一被我听见怎么办?”
“呐,你自己也说了,瓷器落地破损,会产生动静,那这些又怎么说。”
顾晨感觉自己钓鱼成功,于是这才从其中几处不显眼的角落位置,将一些残碎的瓷器制品捡起,双手拿在何文强面前。
何文强顿时略显尴尬,却是死鸭子嘴硬:“那……那或许是巧合吧了。”
“行。”感觉这种说法,还勉强过得去。
顾晨又来到另一处地点,将木架上一只瓷器制品拿在手里,继续说道:“这些物品,在我看来,并不是小偷在偷窃时失手碰坏,更像是被人故意砸碎。”
“那么问题来了,小偷好像只偷走了你家的面具,那为什么要砸碎其他东西?”
“这?”何文强一时间语塞,可是努力平复下心情后,却又反驳着说道:“这……这只是你的一面之词,你怎么就知道小偷故意杂碎的?”
“很简单,我可以模拟一遍。”顾晨也不跟他废话,直接拿起手中一具瓷器道:“这个瓷器应该不贵吧?”
“不贵,应该很便宜,我超市里就有卖。”还不等何文强说话,一旁的超市赵大爷便回复说。
顾晨淡淡一笑,撇撇下巴:“何大爷,您说呢?”
“不……不贵。”何文强脸色发沉,感觉这个年轻警察似乎有些难对付。
顾晨则又道:“那我杂碎,你没意见吧?”
“这……”何文强闻言,刚想反驳几句。
可顾晨这么不依不饶,感觉跟他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摆摆手:“你要砸就砸吧。”
话音落下,顾晨直接抬起右手。
王警官赶紧过来制止道:“顾晨你疯了,就这么乱砸老百姓家的东西?”
“王师兄你放心,如果不能证明这一切都是他何文强自己捣的鬼,那我赔钱就是了。”
顾晨也看得开,就这些房间里的物品,自己还是赔得起。
王警官也是叹息一声,感觉这顾晨搞事情的本领,自己是学不来的。
顾晨也是见大家心存顾虑,于是安慰着说道:“大家不用担心,我力求真实还原现场,你们就看好了。”
摆摆手,让众人让出空间,顾晨却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走到前方一处碎屑前,指了指地上的瓷器碎屑,道:
“这个瓷器,其实跟我手中的瓷器是一个款式,说明小偷是从这个货架上拿起的物件。”
王警官再三确认,也是默默点头:“没错。”
“那么看好了。”顾晨后退几步,直接转身面向木架,并且将自己的后背对着大家。
顾晨先是见瓷器放回原位,突然又再次拿起,直接右手向地一甩。
“砰!”
瓷器落地,顿时碎屑散开。
但是几秒钟后,所有人瞬间瞠目结舌。
不为其他,而是顾晨杂碎的瓷器碎屑,几乎与之前的碎屑位置高度重合,就连破损位置都是大同小异。
“怎么做到的?”超市赵大爷一脸懵圈,不由揉了揉眼。
感觉是不是自己看花了。
而此刻的何文强,也是被顾晨这一举动惊出一头冷汗。
这家伙的动作一气呵成,然而碎屑位置却是高度重合。
但就当大家不明所以时,顾晨的动作却并未停止,继续拿起另外一处物件,问何文强:“这价件物品也不贵对吗?”
“不……不贵,都是些小玩意。”何文强擦着额头道。
“砰!砰!砰。”
顾晨一个三连摔,动作再次一气呵成。
可就当大家低头一瞧时,顿时再次傻眼。
这些碎屑跟刚才顾晨杂碎的那只瓷器相比,碎屑再次高度重合,就连破损位置也大同小异。
“啪嗒!”何文强被吓了一跳,身体不由向后一缩,撞在了一处木架上。
一个瓷器坛子的物品,在木架上摇摇欲坠,险些就要摔落在地上。
顾晨眼疾手快,就在瓷器坛子落地瞬间,用了一招猴子捞月,瞬间将瓷器坛子凌空拖住。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好险。”超市赵大爷一阵唏嘘。
但顾晨却是咧嘴一笑,与众人解释:“这个坛子可不是这么碎的。”
话音落下,顾晨将何文强拨开,直接将瓷器坛子放在刚才偏左的位置,随后用背突然一撞。
“砰!”
坛子在木架上摇晃之后,顿时碎成一地。
“这……这也太可惜了吧?”袁莎莎见状,顿时有些心疼何文强。
顾晨要是再这么砸下去,估计这个月工资就得扣没了。
但顾晨却是咧嘴一笑,用脚尖指了指木架下方:“看看下面有什么?”
众人闻言,纷纷蹲下身体,将目光投向木架的下方。
“是……是碎屑?”袁莎莎惊道。
顾晨则是问卢薇薇:“那卢师姐之前有没有拍到?”
“呃……”卢薇薇迟疑了一下,像个犯错的小学生,顿时赶紧将手机掏出,对着下边“咔嚓”几张,这才站起身道:“搞定。”
顾晨主动走过去,用脚尖将木架下方的碎屑拨开,让出一个空位。
随后用脚,将刚才自己摔碎的瓷器坛子碎屑,重新用脚尖拨到木架底部。
“看看。”顾晨说。
卢薇薇蹲下身一瞧,又对比手机,于是默默点头:“跟照片里的一样,这些碎屑,应该是小偷自己用脚拨过去的。”
“没错,因为这样扎脚。”顾晨直接站起身,随后又指了几处可疑地点,再次模拟了几次砸物件。
来来回回,大家也都好奇,顾晨是如何将这些物件的碎屑,砸成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形状。
就在顾晨准备砸下一个物件时,王警官终于是忍不住了,一把制止顾晨道:“可以了顾晨,我相信你还能砸出这种形态。”
“我现在就像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对呀,你是怎么做到的?”超市老大爷也是头一次见到顾晨这种奇人,整个人的三观,一个晚上被刷新好几次。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也不隐瞒,直接与众人解释说:“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刚才做的,只是还原小偷搜索房间时的场景。”
“包括砸物件的动作,也是我根据地上的碎屑形状还原出来的。”
“你能根据地上的碎屑形状,还原出小偷使用何种动作?”何文强闻言,也是有些不可置信。
但一旁的卢薇薇却是不以为然道:“这有什么?就那我顾师弟来说吧,他吃完一只切碎后的完整烤鸡,完了他都能利用剩下的骨头,还原出烤鸡的大概形状,少了哪一根骨头他都能知道。”
“对。”听闻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不由调侃道:“就上次,顾师兄在食堂买的一盘完整烤鸡,很小的那种,可吃完之后,却发现骨头对不上。”
“愣说是少了一块部位,结果何师兄主动承认道,是他帮顾师兄端过来时,趁机偷吃了一块。”
“就这种恐怖的洞察力,你们能说我顾师兄模拟不来吗?”
“呃……”
“这……”
听闻袁莎莎说辞,超市赵大爷跟何文强,两人当场傻眼在那。
要说顾晨是个奇人,大家现在一点都不怀疑。
顾晨则是摆摆手,淡笑着说道:“我们先不说这些,就淡淡说我刚才还原的场景来看,你们发现了什么没?”
“我知道。”顾晨话音刚落,卢薇薇立马举手道:“小偷是在故意制造混乱,压根不像是在偷东西。”
“没错。”王警官也默默点头:“从刚才顾晨模拟的情况来看,的确是这样。”
“如果小偷的目标是面具,那他直接冲着面具就行了,又何必要将其他物件弄成一片狼藉呢?”
“是因为对方想误导一下,或许是害怕我们警方追查过来,所以先人为制造一起小偷入室的场景。”
瞥了眼面前的何文强,顾晨又道:“很显然,这些东西都是你的杰作,根本就没什么小偷的存在。”
“你……你胡说。”何文强此时面红耳赤,似乎要跟顾晨反驳到底。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继续追问何文强道:“那么请把你的右手抬起来,让我看看你的掌心。”
“呃!你……你想干什么?”听闻顾晨说辞,何文强似乎有些畏惧。
这点,反而让在场的大家都看在眼里。
卢薇薇扭头问顾晨:“顾师弟,你为什么要看他的右手掌心?”
“因为他的掌心位置,应该会有两道刮痕伤口,而且是新伤。”顾晨说。
“刮痕?新伤?”王警官有些不明觉厉,扭头看着面前的二人,感觉自己怎么没悟到精髓。
袁莎莎也有些急不可耐,赶紧追问顾晨道:“顾师兄,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
话音落下,顾晨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将自己的右手亮出,将掌心亮在众人面前道:“大家可以看看我的掌心。”
“什……什么?”
卢薇薇占得最近,也是被顾晨掌心的情况惊了一下,顿时黛眉微蹙,赶紧追问:“顾师弟,你怎么也……”
“没错。”顾晨走到众人中间,依次将掌心部位亮在众人面前道:“这个伤口,只有杀掉何西洲真正的凶手才会留下来的。”
“为什么?”王警官不太明白。
顾晨则是淡笑着解释:“其实之前我并不敢确定,但是看到这房间凌乱的情况,我顿时对何大爷产生了好奇。”
“一来是这房间的凌乱情况,像是有人刻意布置的现场。”
“我调查过很多案件,现场到底什么情况,其实一眼就能看出。”
“但是这个地方有点邪门,在就是我手上的伤口,本来是想追踪到凶手再说,可是中间却插进来一个小偷。”
“可大家其实都知道,小偷就是凶手,因为那些面具,就是凶手用来杀害何西洲的工具。”
“但小偷盗窃的面具源头,何文强知道,警方一定会追查过来,或许他根本没有预料到,就在他动手行凶之后,我们警方的搜查人员,正好赶到河东镇。”
“也正是因为这种突发情况,让何大爷始料未及,所以他才赶紧跑回自己家中,故意制造家中房间被小偷洗劫的情况。”
“因为我们警方根据面具线索,找到他是迟早的事情,只是现场是在太过刻意,我都不好再说什么。”
“可……可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他手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还……还有你手上的伤口?”
超市赵大爷过完今晚,感觉自己可以在河东镇上吹牛半个月的。
就今晚经历的这些,或许自己一辈子都再难碰上。
顾晨则是淡淡一笑,与众人解释:“原理很简单,我们在凶案现场发现,凶手是沿着旅店三楼的走廊,直接翻过围栏,跳到隔壁建筑的楼顶上,进而逃脱。”
“而我根据凶手逃逸的方向,以及现场那些痕迹,也用同样的方式跳上了隔壁建筑的楼顶。”
“但是我在发力的时候发现,护栏上有两道凸起的尖锐物体,或许是电焊时没有打磨平整,所以手被刮伤,带出两道血痕。”
“可是当我再次返回道凶案现场时发现,就在我被刮伤手掌的位置附近,还有一处凸起的位置。”
“而经过我详细检查,发现这个凸起的部位,同样带着血迹,还是新鲜血迹。”
顿了顿,见大家一脸认真的样子,顾晨又道:“而且根据我当时模拟的动作来看,这个护栏上电焊的凸起部位,就是凶手在逃离现场时留下的。”
“凶手或许当时跟我一样带着薄手套,用于掩盖自己的指纹。”
“但很不幸,我的手套破了,留下两道血痕,而你的右手掌心,想必也同样如此,我说的对吗?凶手何大爷?”
听闻顾晨如此称呼,何文强险些就要崩溃。
此时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何文强脸上。
而此刻的何文强,也是脸色发青,不断后退。
但何文强每后退一步,顾晨和王警官就前进一步,直到将何文强逼到角落。
“把手亮出来吧,来证明你的清白吧?只需要把你的右手掌心亮出来。”
王警官也是学着影视剧里,逼问凶手就范的口吻,开始跟何文强喊话。
顾晨也是提醒着道:“何大爷,您也别倔了,您残留在护栏上的那点血迹,我们也是可以提取出来的。”
“如果化验结果,跟您身上的血液一致,您认为您还有反驳的理由吗?”
被顾晨这么一说,何文强似乎有服软的意思。
也是在短暂沉思了几秒后,何文强却是苦笑两声,摇摇脑袋:“想不到,我何文强在河东镇,竟然会碰上你们这帮警察。”
“如果你们今晚不在,或许你们根本就不会知道,或许永远不会知道凶手是谁。”
“什么?!”
听闻何文强说辞,超市赵大爷顿时一个激灵,吓得后退两步,躲在顾晨身后,右手指着何文强道:
“老……老何,难道今晚杀掉那个叫何西洲的人,真的是你?你就是那个杀人凶手?”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